不通的书名(说文解字)

焦国标

新华书店总店与北京电视台合办一个栏目《新华周刊》,向观众介绍新书。1999年11月某日,该周刊在“东方书苑”节目中邀请气象学专家林之光先生,借助环保气象学知识推介此类书籍。林先生前面放有几本书,其中最显眼的是《气象与生活》和《得天者独厚》,这后一本书的书名不通。

此书内容,根据林先生谈论的话题和《气象与生活》的参证,大意应该是说与天合一、环保做得好者“独厚”。这就出现了问题。与天合一,环保做得好是一个条件,凡达到此条件者,当然是皆厚,而不是独厚。因而,这本书应该叫《得天者皆厚》才准确。

那么这个不通是怎么发生的呢?是理解错了“得天独厚”这个成语。“得天独厚”是动宾结构,意思是得上天独一份的厚爱,天爱他比爱别人更多。此书作者肯定是把它理解成一个主谓结构,得天者独自厚。前面说了,得天是个条件,只要得天,就必然厚。如此以来,那就不是独自厚,而是所有的得天的人都厚了。再说,独自厚是什么意思?也是说不通的。厚就是厚爱,是别人给予的,他俩很厚,是互相给予。总之是独厚或独自厚不成话。

前一阵子,一本取名《雄关漫道》的书,挺火,也是个不通的书名。此名来自毛泽东“雄关漫道真如铁,而今迈步从头越”。漫道不是一个名词性的偏正结构,漫长的道路,而是一个动词性的偏正结构,意思是莫说,不要说。“漫”作“莫”,“道”作“说”。“漫”的这个义项,在近代汉语或一些方言里是很常见的,“漫自夸”就是“莫自夸”。现代汉语词典里也有漫道一词,注作别说。毛泽东的整句话是,别说雄关真的如铁,无论如什么,今天也得从你头上爬过去。